中国民生新闻网

 找回密码
 欢迎回家
中国民生新闻网 门户 美丽人生 查看内容

首尔现高致病性禽流感 在华韩国患者15天花800万

2019-3-16 18: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 评论: 0

摘要:   近日,韩国再度出现禽流感疫情,部分地区的病毒类型为高致病性的H5N8型。韩国政府已经将禽流感警报级别上调至最高级别严重,并在今天全天禁止家禽运输。   由于H5N6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快速扩散,韩国政府已扑杀 ...

  近日,韩国再度出现禽流感疫情,部分地区的病毒类型为高致病性的H5N8型。韩国政府已经将禽流感警报级别上调至最高级别严重,并在今天全天禁止家禽运输。

  由于H5N6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快速扩散,韩国政府已扑杀了2719万只家禽,受灾规模和经济损失也创下历史纪录。韩媒称,韩国正在卷入一场“史上最惨烈的禽流感灾难”。

工作人员正在扑杀家禽。

  本月12日,韩国代总统黄教安主持召开了首次关于禽流感疫情的部长级会议,此时距离上月16日接到首例禽流感报告已过去近一个月。直到12月15日,韩国政府才宣布将本轮禽流感的警报级别由“警惕”上调至“严重”。韩国《亚洲经济》指出,崔顺实干政事件导致国政几乎陷入瘫痪,政府错失了防疫的黄金时期,应对政策混乱,缺乏连贯性。

  为抑制H5N6禽流感在韩国全境急剧扩散,韩国投入了大量人力来扑杀家禽。据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统计,目前已有3400余名公务员和1.9万名普通市民参与到扑杀、掩埋家禽的作业当中,但仍不足以完成巨大的工作量。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防疫部门已向国防部请求军力和设备支援,但国防部表示不会直接参与扑杀行动,只进行饲养棚的清扫、消毒和家禽的搬运、掩埋。

  12月27日,韩国庆州市在候鸟粪便中检测出禽流感病毒。农林畜产食品部方面称,眼下正值候鸟迁徙高峰,鸟类的移动极有可能加快禽流感病毒的传播,导致疫情进一步扩散。而韩国舆论普遍认为,候鸟迁徙只是一个借口,政府部门反应迟缓、措施不力才是导致禽流感疫情快速扩散的主要原因。由于当局迟迟无法找到控制疫情的有效方法,韩国民众陷入高度恐慌。韩国大邱、浦项、高阳等地的跨年敲钟、看日出等活动也被迫取消。

  由于大量产卵鸡遭扑杀,韩国各地闹起了“蛋荒”,鸡蛋价格持续飙升,供应量严重不足。截至28日,韩国大型超市内的鸡蛋售价已达到7290韩元/30只(约合人民币43.8元),较上周上涨了15%,最高的甚至超过了8000韩元(约合人民币48元)。

  由于鸡蛋涨价、供不应求,韩国一些超市颁布了鸡蛋“限购令”。

  因鸡蛋供不应求,部分商户开始实行限购,规定每位顾客一次最多购买30只鸡蛋。这让韩国的餐饮业主叫苦连天。金先生在首尔经营一家日式餐馆,鸡蛋涨价限购后,他撤掉了所有菜品中的鸡蛋。“味道肯定会受影响,但经济本来就不景气,生意一天不如一天;鸡蛋又天天涨价,只能改用其他食材。”金先生说。

  韩国农村经济研究院预测,鸡蛋价格的走高将持续至明年上半年。为保障鸡蛋的市场供应,避免民众生活受到影响,韩国政府决定临时取消鸡蛋进口关税,并考虑从美国、加拿大、西班牙、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进口新鲜鸡蛋。

  禽流感于2003年首次叩开了韩国的大门,此后每2至3年都会“到访”,2014年起韩国更是年年发生禽流感疫情。韩国农林畜产部部长金在水认为,政府应尽快完善防疫管理机制,增加防疫预算和人力投入,并加紧研究有效的防疫方法,使禽流感疫情不再年复一年地爆发。

  相关新闻: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

金某病愈出院返回韩国前感谢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和所有治疗帮助过他的人。 新快报记者 孙毅 通讯员 张娜妹/图

金某病愈出院返回韩国前感谢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和所有治疗帮助过他的人

  广东惠州救治的我国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输入性病例(韩国籍),经广东省积极救治,超过10天无发热,已无临床症状。广东省疾控中心两次标本检测,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核酸阴性。经专家评估,符合出院标准。患者已出院返回韩国。病例救治过程中,中韩双方保持密切沟通,韩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对我国给予患者积极治疗表示感谢。

  自发现患者以来,国家、省、市疫情防治工作组连续奋战了一个月,临床救治专家组在钟南山院士的指导下,悉心救治患者,根据病情适时调整救治方案;防控专家组指导做好密切接触者医学观察和院内感染防控工作。

  至此,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疫情应对工作在国家和广东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联防联控各部门的紧密配合下圆满结束。病例得到有效救治,密切接触者未发生续发病例,院内医务人员零感染。

  院内医生护士 零感染

  44岁的韩国人金某,自2015年5月28日凌晨2时起,入住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随后被确诊为我国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患者。经过1个月的治疗终于痊愈,昨日上午,身穿条纹上衣的金某戴着口罩,捧着院方准备的鲜花,极速离开医院,由一辆黑色小车接走,前往机场返回韩国。

  出院前,金某向医护表示,非常感激中国医生和护士,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将是他最难忘的一家医院。他表示,自己身患甲亢,因此经常容易发脾气,再加上自己未能适应中餐,希望能吃到韩国料理,医院想尽办法满足,非常感谢。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金某入住惠州中心人民医院后,整个重症病房本来有15张病床,为了其他病人的安全,防止院内感染,他们全部转到急诊ICU进行照护。出院前,金某一直在腾空的ICU负压病房里隔离观察、治疗,未踏出过这里一步。

  一个多月来,惠州中心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多名医生和护士轮班精心救治、护理金某。医务人员对其治疗过程,也是做足防护,院内医务人员零感染。“治疗期间,他意识很清醒,自己吃饭。情绪基本稳定。当然,偶尔也会急躁焦虑,但总体还是很配合我们的诊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凌云介绍说,金某有段时间用过加温加压吸氧仪进行吸氧,但庆幸的是,一直不用插管治疗。据了解,金某每天都会用电话与韩国亲友进行联系。有时候,他也会对饮食提出要求,比如希望吃韩餐,医院便会给他准备清淡的韩餐,医院都尽量满足他的要求,让他有好心情与病魔作斗争。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介绍,金某出院后,将组织人力全面消毒重症医学科,清空近一个月的病房,过两天就可以正常接收新病人了。

  韩国MERS患者在华住院15天花800万 网民催还钱

  外媒称,为抢救带病入境的韩国籍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患者,广东省15天花费了逾800万元(人民币,下同),截至目前,这名韩国患者并未向中国医院支付任何治疗费用。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19日报道,广东惠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负责人表示,按照国际惯例,在中国接受治疗的韩国MERS患者,应该支付自己的治疗费用。

  据《广州日报》报道,韩国MERS患者金某目前已连续十多天无发热症状,血液标本已多天呈阴性,但痰液检测仍间中有阳性,而按照标准,血液、痰液、粪便这三个标本检测结果必须同时两次阴性,才能解除隔离,因此患者目前仍未能出院。

  金某5月26日进入广东惠州市,当月29日确诊为中国首例输入性MERS病例,随即在当地接受紧急治疗。

  他被指刻意隐瞒了自己曾密切接触过MERS确诊患者的经历,并在出现发烧症状后执意从韩国赴华,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上月末就此通报称,这导致了事态的扩大。

  尽管仍在继续治疗与观察,但金某的精神状态良好,最为紧张的抢救阶段显然已经过去,而救治这名韩国患者的相关费用,成为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

  报道引述惠州市卫生局局长许岸高称,因为MERS是新发病症,对病人所做的都是单独的检查,血清尿液等检查全部都采用紧急购买的新设备,为救治金某,广东仅设备上的投入就达800多万元。

  患者住院享受VIP待遇

  一名一线医务人员则表示,在过去的22天中,金某的治疗费用就达到了十多万元。此外,虽然被隔离,但金某享受的几乎是VIP待遇,医院为他配了三个韩语翻译,三班倒24小时为他服务,在被隔离期间,他依然可以打电话、上网。

  报道称,饮食上,医院还安排护士学习做韩国菜,但由于金某“吃不惯”,医院只好从韩国餐厅买来饭菜,但金某又觉得“太咸”,不是他喜欢吃的,于是护士们只能把外面餐厅的菜品拍成图片打印出来,让他每天对着菜单点菜。

  依据中国规定,如果居民患上重大传染性疾病,自己必须支付部分医疗费用,但可以享受省、市传染病救助基金的补贴。不过,金某并非中国人,这笔费用该由谁来支付,是一个问题。

  不少中国网民表示,中国政府应当向韩国政府追讨相关费用,而韩国患者也必须支付自己的花费,网民并指出,即便是中国人患病,也要自己支付治疗费用,更何况金某为输入型病例,入境中国是因为韩国防疫系统出现了漏洞。

  报道称,另一方面,金某被隔离前曾消费的中国酒店与餐馆也受到牵连,生意额一落千丈。其中一家酒店称,自从金某曾入住的消息传开后,酒店的客房和餐饮营业额大幅下滑,损失预计有700多万元,另一家金某曾就餐的东北饭馆则表示,餐厅现在门可罗雀,估计损失达到30万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国民生新闻网  

GMT+8, 2019-3-21 04:26 , Processed in 0.6866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